图片 1

如何走出怪圈,奶农生意为何难做

  一组来自台州市畜牧局的数据显示,全市奶牛饲养量正在持续下降。截至今年9月底,全市奶牛存栏量为2768头,其中椒江占了近一半,而全市配备检测设备的正规奶站只有3个,其中椒江2个、温岭1个。

由于进口奶激增,加上乳企自建牧场等多种因素,国内部分地区出现奶农“倒奶杀牛”现象。吉林省奶业市场也受到大气候影响,奶牛养殖场及合作社低利润运行。专家称,乳业困局凸显奶牛养殖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性。奶农需改变“小户
乳企”这种既有的发展模式,融入规模化和集约化的发展模式之中,才能获得广阔的发展空间。

央广网北京1月11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央广夜新闻》报道,新年伊始,多地倒奶的新闻却屡见报端,奶农不得不将卖不掉的鲜奶倒掉,甚至把刚刚怀孕的奶牛卖掉。

  业内人士预计,之后这个数字可能会更小。传统饲养模式、销售渠道受阻,这些情况都制约着台州奶牛养殖业的发展,许多奶农不得已之下,只能将奶牛卖的卖,杀的杀。传统奶牛养殖看起来似乎陷入了困境,奶农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是什么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呢?

记者从1月26日召开的全省畜牧业工作会议上了解到,2014年,全省养殖奶牛23万头,鲜奶产量52万吨,在全国属中等水平。2015年的发展目标是:养殖奶牛24.5万头,增长16%;鲜奶产量55.6万吨,增长6.5%。吉林省现有1.6万多户奶农牛奶一半卖给本地企业,一半卖给外地企业。

奶农倒奶杀牛,中国牛奶已过剩?

图片 1

原奶价格降低

在河南商丘梁园区西刘村的牛奶养殖小区旁,养殖户赵秀丽正在倒掉刚刚挤出的新鲜牛奶。她告诉记者,合作的牛奶企业已经三天没有来收购牛奶了,卖不出去的奶只能白白倒掉。她心疼地直掉流泪。赵秀丽:“这一桶奶得有40斤左右,有,有。得160了,100多块钱,一天就这好几百块钱倒。倒着哭着倒着哭着。”

  环保越来越严格
传统奶牛养殖难生存

养殖合作社低利润运行

据了解,梁园区西刘村牛奶养殖小区成立于2006年,经营最好的时候拥有奶牛600多头,不少村民曾经靠着养牛发家致富。但从2014年6月份开始,牛奶就开始滞销了。

  记者近日来到已经停业两个多月的临海市上盘镇短朱村台州盛辉奶牛养殖场,养殖场负责人吴方金告诉记者,由于环保没有达到标准,在7月初,养殖场已停业,60多名工人在家待业。

“进入2015年,我们的牛奶销售量没有变化,但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了。”榆树市瑞祥鲜奶收购站负责人张卫说。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新疆,新疆阜康市城关镇的马金明养了470头牛,70%为产奶奶牛。最近他四处寻找买家卖牛,从去年11月开始,已经卖出去了200多头牛,损失了近
500万元。

  从2012年开始成立奶牛殖场,到不久前关门歇业,吴方金的盛辉奶牛养殖场经历了“兴盛”到“衰败”的历程。之前养的800多头奶牛卖的卖,杀的杀,吴方金的内心心痛不已。

这家奶站是榆树市大岭镇瑞祥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开办的,每天产奶量为3吨左右,该站一直为“蒙牛”供奶,到目前尚未出现限购或拒收。

而在陕西省,泾阳县兴隆镇许庄黄家村人黄继宏向记者道出了辛酸,“牛价掉了,奶价掉了,饲料价没掉,现在你成本大了,成本高的很。承包地,贷款利息,水电费,工人工资,都付不起。”

  记者在盛辉奶牛养殖场看到,检验室、饲料加工房、消毒室、养殖区、管理房等厂房依然伫立,但只有吴方金本人和一名管理人员依然坚守在养殖场内。“从停业到现在,预计损失达到60多万元。”面对环保不达标,吴方金表示,下一步的目标就是通过环保认证,“主要是污染物的排放要达标。”

“不过,从2014年3月开始,收奶的价格越来越低了,每次调价都得降0.20元,现在收购价格为每公斤4.2元。利润已经很低了,如果再降价,我们就得赔钱了。”张卫说。

黄师傅告诉记者,从2014年春节后,鲜奶的收购价格逐渐走低,6月份的形势更加严峻。原本可以赚钱的奶牛,也变成了赔钱买卖。为了保本,他们只好每天杀牛来减少损失。

  吴方金告诉记者,其实台州是个养奶牛的好地方,临海有一家西蓝花种植基地,西蓝花的茎、叶子,是奶牛非常好的饲料源,有助于产奶量的提升。

榆树市保寿镇团山村奶牛养殖场,有1000多头奶牛,每天产奶量7.3吨,长年为“雀巢”供奶,今年1月份开始,“雀巢”每天只收购5吨到6吨,剩余的奶只能自己想办法低价出售。负责人说,目前养殖场处于赔钱状态,如果这种情况得不到改善,再过一两个月,他就要考虑缩小规模。

国产奶业困境,洋奶粉的冲击是主因

  本地奶价卖不上去是本地奶牛养殖的一大阻碍。

“我们家一天产2吨牛奶,已经没有企业来收购了,现在主要靠拉到市里,以每公斤2.5元-3元的价格卖给奶吧。”长春市朝阳区富锋镇范家村五社富民奶牛场的毕国仁说。

无论是倒奶还是杀牛,都是奶农为了减少损失、保住成本而做出的断腕之举,那么中国的奶牛已经过剩了吗?这次的“倒奶潮”的原因又何在呢?调查了广东地区倒奶事件的《羊城晚报》记者陆志霖向我们表示,主要还是洋奶粉的冲击。

  “收购牛奶的价格一般在4500元每吨,平均下来2元多一斤,价格一直掌握在收购厂家手中。”吴方金表示,到如今,台州奶业,其实已称不上行业,最多只能称得上是奶牛养殖业。“近几年来,奶农不断地减少,台州也没有一家牛奶加工厂。发展多年的台州奶业至今没有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缺胳膊少腿的。”

1月19日,记者来到毕国仁家的养殖场,刚挤出的2吨新鲜牛奶,只拉走了一小部分。两个奶罐都是满的。毕国仁说,市场好时,场里有400多头奶牛,不管每天产多少牛奶,都有企业来抢奶源。从2014年2月开始,突然就从“抢奶”转为“过剩”,奶卖不上价了。

她说:“相对于粮食、棉花等农产品的配额制以及配额外高关税保护,原奶以及奶粉等乳品,市场基本开放。打个比方,新西兰是中国最主要的乳品进口国家,中新之间2008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逐年提高开放度,原乳和奶粉2013年以后基本实行5%以下的低关税,甚至相当多品种是零关税,进口数量超过一定额度后才启用最惠国关税税率。2014年,中澳又签订了自贸协定。这使得中国乳业已经和国际市场越来越成为一个整体,乳业也成为在真正意义上直接面对国际市场竞争和国际市场变化的农产品行业。”

  “要想保证牛奶的新鲜程度及营养价值来占有市场率,就必须把刚刚挤出、30多摄氏度的鲜牛奶在半个小时之内降到2-3摄氏度,这对于不少零散的奶农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吴方金说。

农安县双隆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刘先生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以300头奶牛为例,按照养殖牧场的合理配比,其中有180头奶牛为产奶期的奶牛,300头奶牛每天饲养费用大约在9000元左右,而180头奶牛的产奶量平均每天产奶2700公斤,单算饲喂成本,每公斤奶卖3.3元钱才能合上,再加上人工费、运输费、电费等其它费用,每公斤牛奶的成本为3.6元。养殖场的规模越大,成本会相对降低,而规模小,反而成本会更高。“对于奶农来说,利润低还可以勉强维持生存,乳企限购或者拒收原奶才是最致命的。”

在奶牛养殖大省山东省,临淄庚源晨奶牛专业合作社的经理刘智杰也用实际的经济账向我们证明了这一点。

  温岭一家奶农鲜奶滞销
每天亏损200多元

国内奶业市场不景气

一头牛一天饲养成本在五十元左右,综合算下来,继续生产肯定赔钱,但算了算账,减少产量赔的更多,毕竟奶牛不产奶也要喂养,而杀牛、卖牛则赔的更多,刘智杰说:“原来一头牛一年挣8000,现在都赔钱,卖牛杀牛的现象很普遍了。你要是卖牛,今年上半年一头牛卖一万八,现在到了一万了。咱把牛杀了卖了,咱牛奶少了,人家到时候新西兰肯定会提价。”

  温岭的李明方是地地道道的奶农,养殖奶牛已经有36年的时间。李明方告诉记者,养的33头奶牛中,有10头是可以产奶的,每天产奶500多斤。几个月前,原来的收购商不愿从李明方那里收购牛奶,导致他每天亏损200多元。

信任危机使洋货趁机“攻城”

根据统计,去年1-9月份,全国乳制品进口量共计149.86万吨,同比增长36.5%。而1-10月份,国内乳制品产量2198.8万吨,同比下降0.04%。业内人士表示,由于新西兰供给增加,今年初进口奶粉价格下降,因此很多非乳制品食品加工企业买涨不买跌,造成订单下降;而国内乳品企业已经库存了大量奶粉,基本都在消化库存中,因此订单量也随之下降,导致价格变动。

  “原来的收购商现在不太愿意从规模较小的奶牛养殖户收购牛奶,原因就是怕鲜奶的质量不过关。”李明方表示,33头奶牛都由农业局的技术人员检查、打过疫苗后,套上合格牌,每头奶牛都有一本“台州市奶牛健康证”,因此奶牛是不会有问题,而挤出的牛奶,都定期抽样送给市相关部门进行检测,并没有什么质量问题。而且,根据乳制品相关规定,奶场的奶必须送到奶站,经相关部门统一检测后,再由正规的奶厂统一购销。

“国外奶粉降阶、对国内食品安全的信心尚未恢复、消费者对乳制品的消费习惯都是影响奶业市场不景气的原因,但内因还是奶牛养殖业本身的规模化现代化程度不够,抗市场风险性不强导致的。”吉林大学商学院副院长金晓彤分析说。

刘智杰告诉记者:“新西兰原料奶价格非常低,一吨两万一或两万二,在中国至少三万五以上,成本价格悬殊使得很多中国乳制品企业减少了当地生鲜乳收购。”

  面对这样的困境,李明方在温岭市区租了个小门面房,进行零售。李明方表示,现在批发没人要,只能靠零售这条路。但是,零售的情况也不是很好。“现在喝牛奶的消费者都喜欢喝大牌子的,从国外进口到国内的几家大型牛奶品牌占据了市场上的绝大多数,对于我们这些奶农来说是不小的冲击。”李明方说。

榆树市保寿镇团山村奶牛养殖场负责人杨文生在该行业做了10多年,奶价下滑后,他通过新闻及其他渠道了解信息,并分析了下滑原因。

该管还是该放?国产乳业面临行业洗牌

  国外牛奶的进入,势必对国内奶牛养殖产生不利影响,更严重的问题是,一旦国外牛奶占据主要市场,国内的奶牛养殖业将面临覆灭的命运,进而国内牛奶将失去市场定价权。或许,现在需要的是国家出台有效的扶持政策,帮助奶农渡过这一难关。

他说,当前生鲜奶市场低迷的原因主要是受到国际市场的冲击。大量国外奶粉进入中国,国外奶粉价格便宜,每吨奶粉到岸价在2万元左右。而国内市场,每吨鲜奶的成本价格在3600元左右,按照8.5吨生鲜乳生产1吨奶粉的比例计算。国内1吨奶粉的价格高达3万元以上。除了纯牛奶、巴士奶等一些必需使用鲜奶的乳产品外,其它的如复原乳等乳饮品,使用奶粉的成本要低很多,所以企业选择国外进口奶粉制作还原乳等产品来降低成本。这种现状不仅拉低了鲜牛奶的价格,更可怕的是,挤压了鲜牛奶的需求量。“但奶粉还原成乳制品和鲜奶制品的营养是不可比的。”杨文生说。

针对这些情况,农业部已派出督导组,赴河北、山东、山西等奶业主产省检查指导解决“卖奶难”问题。

记者在走访长春市一些大型超市时发现,乳产品的品种琳琅满目,巴氏奶、纯牛奶、酸奶、风味酸奶、各种口味的早餐奶、儿童奶等,乳产品外包装上标有:纯牛奶、调制奶、乳饮料、复原乳等。除了部分厂家的促销活动外,并没有明显的价格变化。

目前农业部公开的协调处理“卖奶难”的举措,多是针对地方农牧部门的。首先,各地要千方百计组织协调加工企业保证生鲜乳收购。此外,各地要切实加大奶业政策扶持和生产救助力度,抓紧落实奶牛良种补贴、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等已有的扶持政策,加大政策宣传力度,保护奶农养殖积极性。除了这些“治标”之策,为了治本,农业部强调特别要加强对散养户和小规模户的技术培训,推动散户入区入园和老旧奶牛养殖小区改造升级,引导奶农向标准化规模养殖方向发展。

记者仔细查看了各种乳产品的配料,只看到“旺仔牛奶”、“每益添活性乳酸菌饮料”在配料中标有“乳粉”字样。导购员告诉记者:“没有消费者特别注意配料,更没有问是不是奶粉复原的,大家都是喜欢什么口味就拿什么口味。”

当然,针对眼下之急,更紧迫的还是,各地要密切关注生鲜乳生产、收购情况,实行奶业生产周报制度,及时处置各种突发事件。

市场危机也是转型机遇

而在调查中,我们也听到了另一种声音:目前的情况对于很多奶农是残酷的,但这或许是行业洗牌的必经阶段。

养殖业需要加快规模化进程

河南三色鸽乳业是南阳当地一家中等规模的牛奶生产企业,公司一位负责原料奶采购的王经理说,近期爆出的奶农倒掉牛奶的新闻,折射出国内奶牛养殖业正面临一场洗牌。国内相当一部分的养殖场规模小、成本高,质量也难以保证,平均一公斤生鲜奶成本在3块6左右,南方成产成本更高,而像芬兰、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的牛奶成本仅1块多钱。

吉林大学商学院副院长金晓彤说:吉林省的乳业是一个相对完全竞争的行业,市场的变化虽然有其复杂因素,但主要还是会随着供求关系的变化而变化,这是市场经济的正常现象,也是有规律可寻的。改变这种现状,最重要的是寻找内因,增强自身抗风险能力。

王经理说,“广州那边,由于气候炎热,生产的生鲜乳成本都得5块,差距很大。像广州倒奶的养殖场,一天产两吨奶,还在艰难维持,并且产能也落后。就像一条河夏天涨了大水一样,等于把这个行业净化一下,不升级就死。”
随着中澳自贸协定签订,欧盟配额制今年4月将要取消,国内乳企加快境外布局奶源,洋牛奶、洋奶粉大举进入中国市场,这将会倒闭国内养殖业转型升级,奶企负责人王经理表示尽管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不过从长远看,有利于这一行业的健康发展,“原来像这种养殖户的奶牛,产十来斤的他还舍不得淘汰还在喂,养殖户养十来头的,也舍不得退出行业,还在喂。经过这次净化后,可以说咱掏三分之二的钱,喝的东西比原来的质量都高。”

在乳业的产业链中,养殖业处于最前端,也是最薄弱的环节,养殖业经济效益的高低影响着整个乳制品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因此,研究奶牛养殖环节的经济效益对乳制品今后的发展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金晓彤认为,吉林省养殖业由粗放型转向规模化十分必要。20年前,“公司
农户”这种模式被当作农业产业化的主要形式大力推广,也确实解决了不少现实问题,但这种形式注定是温饱阶段的产销模式,在渡过温饱阶段之后,这种模式的先天劣势就暴露出来了,那就是利益分配不公,奶农和乳企经常发生矛盾,单个的奶农没有任何和乳企谈判价格的可能。随后涌现的牧业合作社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但许多只是形式上合作,奶农之间还没有形成真正的合力。

散养户由于缺乏先进的养殖技术和理念,养殖效益明显偏低,很难消化近年来饲料成本和人工成本不断上升的压力,很容易在市场竞争中自然淘汰。所以,奶农唯有改变既有的发展模式,融入规模化和集约化的发展模式之中,才能获得广阔的发展空间。

“恢复消费者食品安全信心也非常重要。”金晓彤说,政府及媒体对消费者健康消费引导也是十分必要的,一些乳制品常识需要进一步宣传。

在低迷的市场氛围中,吉林省的奶牛养殖户们也在探索出路。

从2013年起,农安县双隆奶牛养殖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刘先生,就探索奶站如何摆脱这种受制于奶企的弱势困境。他先后在长春市内建立了3家奶吧,把养殖场的奶直接送到终端消费者面前。

“我在长春市宽城区扶余路建了第一家‘奥为先’鲜奶吧作为尝试,后来又在长沈路附近和汽车厂附近分别建了两家这样的奶吧,如果将来这样的连锁奶吧能够多起来形成规模,我们的奶就不愁销售了。”刘先生说,奶牛职业化、标准化、集约化饲养是奶业发展的基础,而养殖业的规模化也是必然趋势,经历这次市场危机后,一些散户会被市场淘汰,另一些养殖企业将渐渐走上规模化道路。“挺过2015年的低谷期,2016年奶业会渐渐好起来,2017年可能还会出现奶源不足的情况,所以我不打算缩小规模,而是继续经营,还可能扩大规模,一方面和乳企谈长期合作稳定奶的销量,另一方面增加直供奶吧的门店数量。”

建立奶业生产周报制度

全力协调处理“卖奶难”

针对“卖奶难”现象,农业部已于2015年1月7日下发《关于协调处理卖奶难稳定奶业生产的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地方农牧部门采取有效措施,全力以赴协调处理“卖奶难”,确保奶农利益、稳定奶业生产。

省畜牧业管理局奶业管理处处长王英说,全国市场出现“卖奶难”现象后,省畜牧局对此事高度重视,为了全面掌握省内生鲜乳销售形势,省畜牧局决定组织生鲜乳生产销售情况调查,并向各市的畜牧管理局下发正式通知,要求建立奶业生产周报制度。各地市每周定时将本地区奶业突发事件、乳品企业拒收数量、奶农倒奶数量等情况汇总,报送省局奶业处。据调查,吉林省目前仅存在零星倒奶现象,目前政府正在极积协调处理“卖奶难”现状。

针对社会上对国内奶产品质量上的质疑,王英表示,各级畜牧局的奶业管理处,其重要职责就是监管当地奶产品的质量。特别是“三氯氰胺”事件以后,从全国到地方,奶产品的质量更是有了更加严格的要求,吉林省奶产品的质量管控更是十分严格,奶源质量毋庸置疑。

近年来,吉林省十分注重养殖业发展和转型问题,转型最重要的就是标准化、规模化、现代化,引导养殖小区向规模牧场转型;积极扶持奶牛大户、联户经营、家庭牧场等经营主体,提高奶农组织化程度。

对于进口奶粉的冲击,王英说,要加强对进口乳制品的管理,严格落实液态奶标识制度。认真落实国务院关于液态奶标“鲜”、标“纯”和标“复原乳”的规定,规范液态奶生产经营市场,这些做法对扭转奶农“卖奶难”、促进奶业复苏有一定促进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