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定西市发展林业

端起“金饭碗”吃上“生态饭”

定西穷苦,“根”在生态;定西治贫,草木当先。

——定西市发展“生态+”产业纪实

    定西穷苦,“根”在生态;定西治贫,草木当先。
   
上世纪80年代初,全市上下齐动员,“反弹琵琶”,种草种树,拉开了改善生态、治穷致富的大幕。
   
如今的陇中大地,天蓝了,水清了,山绿了,生态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定西市近几年因势而动、因势利导,大力发展牧草、林果等“生态+”产业,将生态建设和扶贫增收联结在一起,农民从中获得的可支配收入占比超过了三分之一。定西市生产的牧草专列源源不断地发往西藏牧区,青贮饲草成为伊利、光明等知名乳制品企业养殖基地的专用饲草,苹果等水果俏销全国各大市场。

    一
   
翻开史书,陇中曾经也是水草丰美、富饶宜居之宝地。《史记》记载:“陇右畜牧为天下饶。”《资治通鉴》写道:“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富庶者无如陇右。”
   
可是后来,植被遭到严重破坏,定西的山形地貌和气候均发生重大变化,成为“地下无宝、地上无草”“十年九旱、水贵如油”的赤贫之地。
   
严酷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度贫困,贫困又加剧了生态的恶化。直至上世纪70年代末,定西的山还是“和尚头”,地还是“三跑(跑水、跑土、跑肥)田”,不少人过着“吃粮靠回销、生活靠救济”的贫困生活。
   
穷则思变。多年来,植树造林一直是定西人用心最多、投入最多的一项工程。特别是改革开放和“三西”扶贫开发启动后,定西人扭住“穷根”,“反弹琵琶”,开启了修复生态、治穷致富的艰难历程。
   
从某种意义上说,种草种树是定西扶贫的精彩开篇,也是定西人脱贫奔小康中最生动、最引人注目的章节,最能体现“领导苦抓、部门苦帮、群众苦干”的“定西精神”。经过几代人数十年的实干、苦干,定西的植被逐步增加,生态环境日趋好转。
   
截至2017年底,全市多年生牧草留床面积达到320万亩,天然草原面积恢复到1000多万亩,草原植被覆盖率达到73.5%;全市森林面积已达371.95万亩,森林覆盖率由解放初期的5.16%增加到12.6%,昔日的旱塬荒山正一点点、一片片、一座座披上绿装。
   
渐次繁茂起来的林木,漫山遍野的优质牧草,不仅有效改善了生态环境,也为绿色产业的兴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
   
今年3月30日,在定西火车站,随着一声汽笛长鸣,满载着1200吨优质牧草的“陇草进藏首列货物专列”缓缓启动发往西藏那曲。
   
多年来,有“中国薯都”之称的定西一直用货物专列向全国各大市场输送优质马铃薯。如今,昔日同样不起眼的紫花苜蓿、红豆草等牧草也开始乘着专列走向远方。今年,仅甘肃现代草业发展有限公司就可发送100个牧草饲料包裹专列进藏。
   
作为全国闻名的深度贫困地区,发展产业、助农增收一直是定西脱贫攻坚的难点和着力点。经过多年的艰苦努力,当地马铃薯、中医药产业拉动农民增收的成效令人瞩目,牧草、果蔬等产业也保持着稳步发展的态势。
   
定西在提出“生态立市”战略的同时,确定了“立草为业,草畜并举,以草带畜,以畜促草”的草牧产业发展思路及打造“中国西部草都”的战略目标,市里每年筹资1000万元支持草牧产业发展。
   
几年时间,随着民祥牧草公司开发的裹包青贮饲料远销国内各大牧区,拓开了定西饲草商品化、规模化生产的市场通道,牧草很快形成独立的产业,并取得突破性进展。全市草加工企业、合作社异军突起,达到30多家,成为带动效应最好的产业,年精深加工鲜草能力达150万吨以上。这些市场经营主体与伊利、蒙牛等知名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年外销各种饲草产品50多万吨,带动了千家万户种植牧草,全市规模种草大户猛增至1万户。2017年底,全市牧草产业总产值达到150多亿元,提供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00元,成为定西产业扶贫的又一大亮点。与此同时,“绿草青青牛羊壮”的盛景在陇中大地上开始重现。
   
与牧草产业相映生辉,林果产业发展势头强劲,经济林果、育苗、花卉、森林生态旅游、林下经济“五大产业”模式引人注目,年产值达到了20多亿元。
   
   
扶贫新路子,生态大文章。执着的定西人把一开始以生态修复为主的种草种树,摸索升级为欣欣然壮大的牧草业、林果业,牧草业、林果业又反过来强力推进了生态修复。得益于“生态+”产业的强力牵引,全市生态建设和脱贫增收工作实现了“双提速”。
   
通渭县鸡川镇水莲村村民柳振国种植苹果树20多亩,说起自家的“摇钱树”,他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年收入至少6万元。”他所在的鸡川镇,苹果产业已经发展成为脱贫攻坚主导产业,每年都会新增果园1500-2500亩。
   
安定区香泉镇泉湾村村支部书记肖维汉说:“如今,泉湾村80%的土地种上了玉米、苜蓿、红豆草,农民家家户户养殖牛羊,如期脱贫已不成问题。”肖维汉所在的安定区以紫花苜蓿为主的多年生牧草留床面积稳定在90万亩以上,年产鲜草300万吨以上。2017年,全区农民牧草业可支配收入达2350元。
   
良好的市场前景和丰厚的收益促使更多的人加入到植树种草的行列。近年来,一些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纷纷转型投资牧草、林果等产业。他们通过转包、出租、入股、抵押等方式流转土地种草种树,形成了一股社会资本投入生态建设的热潮,全市林草面积也在迅猛扩大中。全市牧草种植总面积增至400多万亩,林地总面积增至1027多万亩,林业用地占到土地面积总数的35%。
   
满山满坡的优质牧草、经济林,在为农民提供收入来源的同时,也悄无声息地发挥着蓄水保土、防风固沙、净化空气、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生态作用。定西人在享受“树绿山青生态好”的同时,也吃上了“生态饭”,端上了“金饭碗”。
   
田畴织锦,沃野泛金。一幅充满无限生机的现代农牧业新画卷正在陇中大地徐徐展开,并绽放出无限的活力与光彩。(甘肃日报记者
杨世智 定西日报记者 苟广斌 晁君杰 张莉芳)

 

上世纪80年代初,全市上下齐动员,“反弹琵琶”,种草种树,拉开了改善生态、治穷致富的大幕。

如今的陇中大地,天蓝了,水清了,山绿了,生态环境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定西市近几年因势而动、因势利导,大力发展牧草、林果等“生态+”产业,将生态建设和扶贫增收联结在一起,农民从中获得的可支配收入占比超过了三分之一。定西市生产的牧草专列源源不断地发往西藏牧区,青贮饲草成为伊利、光明等知名乳制品企业养殖基地的专用饲草,苹果等水果俏销全国各大市场。

翻开史书,陇中曾经也是水草丰美、富饶宜居之宝地。《史记》记载:“陇右畜牧为天下饶。”《资治通鉴》写道:“闾阎相望,桑麻翳野,天下富庶者无如陇右。”

可是后来,植被遭到严重破坏,定西的山形地貌和气候均发生重大变化,成为“地下无宝、地上无草”“十年九旱、水贵如油”的赤贫之地。

严酷的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度贫困,贫困又加剧了生态的恶化。直至上世纪70年代末,定西的山还是“和尚头”,地还是“三跑田”,不少人过着“吃粮靠回销、生活靠救济”的贫困生活。

穷则思变。多年来,植树造林一直是定西人用心最多、投入最多的一项工程。特别是改革开放和“三西”扶贫开发启动后,定西人扭住“穷根”,“反弹琵琶”,开启了修复生态、治穷致富的艰难历程。

从某种意义上说,种草种树是定西扶贫的精彩开篇,也是定西人脱贫奔小康中最生动、最引人注目的章节,最能体现“领导苦抓、部门苦帮、群众苦干”的“定西精神”。经过几代人数十年的实干、苦干,定西的植被逐步增加,生态环境日趋好转。

截至2017年底,全市多年生牧草留床面积达到320万亩,天然草原面积恢复到1000多万亩,草原植被覆盖率达到73.5%;全市森林面积已达371.95万亩,森林覆盖率由解放初期的5.16%增加到12.6%,昔日的旱塬荒山正一点点、一片片、一座座披上绿装。

渐次繁茂起来的林木,漫山遍野的优质牧草,不仅有效改善了生态环境,也为绿色产业的兴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今年3月30日,在定西火车站,随着一声汽笛长鸣,满载着1200吨优质牧草的“陇草进藏首列货物专列”缓缓启动发往西藏那曲。

多年来,有“中国薯都”之称的定西一直用货物专列向全国各大市场输送优质马铃薯。如今,昔日同样不起眼的紫花苜蓿、红豆草等牧草也开始乘着专列走向远方。今年,仅甘肃现代草业发展有限公司就可发送100个牧草饲料包裹专列进藏。

作为全国闻名的深度贫困地区,发展产业、助农增收一直是定西脱贫攻坚的难点和着力点。经过多年的艰苦努力,当地马铃薯、中医药产业拉动农民增收的成效令人瞩目,牧草、果蔬等产业也保持着稳步发展的态势。

定西在提出“生态立市”战略的同时,确定了“立草为业,草畜并举,以草带畜,以畜促草”的草牧产业发展思路及打造“中国西部草都”的战略目标,市里每年筹资1000万元支持草牧产业发展。

几年时间,随着民祥牧草公司开发的裹包青贮饲料远销国内各大牧区,拓开了定西饲草商品化、规模化生产的市场通道,牧草很快形成独立的产业,并取得突破性进展。全市草加工企业、合作社异军突起,达到30多家,成为带动效应最好的产业,年精深加工鲜草能力达150万吨以上。这些市场经营主体与伊利、蒙牛等知名企业建立了长期稳定的合作关系,年外销各种饲草产品50多万吨,带动了千家万户种植牧草,全市规模种草大户猛增至1万户。2017年底,全市牧草产业总产值达到150多亿元,提供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00元,成为定西产业扶贫的又一大亮点。与此同时,“绿草青青牛羊壮”的盛景在陇中大地上开始重现。

与牧草产业相映生辉,林果产业发展势头强劲,经济林果、育苗、花卉、森林生态旅游、林下经济“五大产业”模式引人注目,年产值达到了20多亿元。

扶贫新路子,生态大文章。执着的定西人把一开始以生态修复为主的种草种树,摸索升级为欣欣然壮大的牧草业、林果业,牧草业、林果业又反过来强力推进了生态修复。得益于“生态+”产业的强力牵引,全市生态建设和脱贫增收工作实现了“双提速”。

通渭县鸡川镇水莲村村民柳振国种植苹果树20多亩,说起自家的“摇钱树”,他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一年收入至少6万元。”他所在的鸡川镇,苹果产业已经发展成为脱贫攻坚主导产业,每年都会新增果园1500-2500亩。

安定区香泉镇泉湾村村支部书记肖维汉说:“如今,泉湾村80%的土地种上了玉米、苜蓿、红豆草,农民家家户户养殖牛羊,如期脱贫已不成问题。”肖维汉所在的安定区以紫花苜蓿为主的多年生牧草留床面积稳定在90万亩以上,年产鲜草300万吨以上。2017年,全区农民牧草业可支配收入达2350元。

良好的市场前景和丰厚的收益促使更多的人加入到植树种草的行列。近年来,一些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纷纷转型投资牧草、林果等产业。他们通过转包、出租、入股、抵押等方式流转土地种草种树,形成了一股社会资本投入生态建设的热潮,全市林草面积也在迅猛扩大中。全市牧草种植总面积增至400多万亩,林地总面积增至1027多万亩,林业用地占到土地面积总数的35%。

满山满坡的优质牧草、经济林,在为农民提供收入来源的同时,也悄无声息地发挥着蓄水保土、防风固沙、净化空气、保护生物多样性的生态作用。定西人在享受“树绿山青生态好”的同时,也吃上了“生态饭”,端上了“金饭碗”。

田畴织锦,沃野泛金。一幅充满无限生机的现代农牧业新画卷正在陇中大地徐徐展开,并绽放出无限的活力与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