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业 1

养殖业最大养猪场达成清理并辞退,香江浦东新区畜禽养殖污染整治提速

  本报讯(记者胡立刚)“我养了40年的奶牛了,去年关掉了养殖场,40年与畜牧业同进共退都是为了阿拉的美好生活,舍小家为大家,我懂的,应该配合政府的行动。”上海“牛倌”朱佰官在电话里朗声说着。

大规模退养会不会影响上海本地禽畜市场的供应?对此,浦东新区农委相关专家表示,目前上海市场上,75%以上的猪肉来自外省市,本地养殖场的清退,不会影响到市场的供应,也不会造成价格波动。而今后,浦东地区将保留一两家种猪繁育基地,用于优质猪肉的研究和培育,提高农业的附加值。

  朱佰官用了40年的努力为家族打造了一个拥有300头奶牛的仓南奶牛场,显然,这个奶牛场是他一家十多口人的“命根子”,能真心实意地笑着说“舍小家为大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养殖业 1

  但是,绿色发展是新时代中国经济的必由之路,治理农业面源污染,以养猪、养牛为代表的畜牧养殖业更是首当其冲,何况仓南奶牛场位于浦东新区祝桥镇星火村,祝桥镇东接浦东国际机场和空港综合保税区,南拥商飞总装基地,西临迪斯尼乐园,北靠“虹桥—浦东”空港发展黄金轴,紧挨着的都是“高大上”的产业。

日前,位于浦东新区曹路镇小华江路88号的东方种畜场内,一头头活猪在称重后被赶上货车。随着70头肉猪全部装车运离,上海最大的养猪场也顺利完成了活口清退。

  记者从祝桥镇政府网站上了解到,为了配合浦东新区的畜禽养殖整治及退养行动,自从去年6月1日至今,祝桥镇共清退了两个养鸡场、3个奶牛场和4个养猪场,单奶牛就涉及近千头。

曹路镇位于东海之滨,紧邻合庆镇,是上海市和浦东新区确定的环境综合整治重点区域之一。在这之前,曹路镇经常有居民反映,称养猪场附近环境脏乱、气味难闻。畜禽退养由此成为环境综合整治的重要任务之一。

  “区里、镇上的信访工作人员专门打来电话,了解我家奶牛场的情况,还主动问寒问暖,虽然我没有什么困难需要他们来帮我,心里还是很满足的。”提到信访办与区农办联手协调浦东新区的畜禽养殖整治及退养行动,朱佰官说得很实在。

今年年初,曹路镇全面启动畜禽退养工作。为完成这一任务,镇政府成立了畜禽退养领导小组及退养工作组,从去年便开始了摸底调查。工作组多次前往养殖场实地了解情况,进行政策宣传,并对养殖场场主做思想工作。

  多部门联手协同开展新农村建设是浦东新区的优良传统,记者从浦东新区农委了解到,事关浦东新区规模养殖场整治、退养,区农委和区信访办的联动机制更加缜密,决不让这些“舍小家为大家”的养殖户伤心流泪。截至目前,浦东新区在推进畜禽养殖整治及退养的行动中没有发生一起上访事件。

首个试点退养的是仁龙猪场。据曹路镇环境整治办副主任潘世忠介绍,该猪场位于曹路镇与合庆镇交界处,当时有猪约8000余头。“一开始,作为第一家退养的养殖场,仁龙猪场的场主不理解也不能接受。退养领导小组和工作组成员多次上门,宣传政策,解答他们的疑问,最终得到了理解。”在这一过程中,工作组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退养是为了所有曹路居民能有更好的生活环境。”

责任编辑:高雅

仁龙猪场之后,6家奶牛场和一家养鸡场也相继退养。在多个养殖场活口清退工作完成之后,棚舍拆除又一度陷入停滞。有人认为,晚签约受益更大。针对这一情况,退养领导小组进行了一次集中的政策宣读,请浦东新区退养办工作人员,以及曹路镇镇纪委书记到场监督,集中解答疑问,消除了各家场主的疑惑,实现了集中签约。

禽畜退养过程中,最难啃的“骨头”是上海东方种畜场南场和北场。东方种畜场是全上海最大的一家养猪场,摸底时活猪的数量有6万多头,由于体量大,东方种畜场的退养工作进行得最晚。直至年底,最后一批肉猪才上车运离。至此,曹路镇的畜禽退养工作完成率达到了100%,共计退养奶牛1619头,生猪70315头,种禽25600羽。有人戏称,曹路从此再也见不到“二师兄”了,而换来的则是河水更加清澈、环境更加美好。

大规模退养会不会影响上海本地禽畜市场的供应?对此,浦东新区农委相关专家表示,目前上海市场上,75%以上的猪肉来自外省市,本地养殖场的清退,不会影响到市场的供应,也不会造成价格波动。而今后,浦东地区将保留一两家种猪繁育基地,用于优质猪肉的研究和培育,提高农业的附加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