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传统农业由观光农业向创意农业转变,山水重庆引客来带领农村走向脱贫致富路

农业 1

农业,“我们这家农家乐是2009年创办的,主要依托的是重庆阿依河、摩围山、乌江画廊等景区,刚开始只有七张桌子,现在发展到三十多张桌子。旺季平均每天会有六七十桌客人。店里二十七名工作人员大多都是当地农民,工资最低两千元,最高六七千元。”正如重庆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下塘村“乡村居农家乐”创办者何福健所说,近年来,随着重庆旅游的不断升温,旅游的富民增收效果越来越明显。据悉,去年重庆市全年共接待游客3.92亿人次,同比增长12.27%,其中乡村旅游接待游客1.2亿人次,同比增长20%。
景区担纲富民惠民
涞滩古镇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位于重庆合川区东北42公里的涞滩镇,沿渠江而建,老街小巷古意盎然,吸引了很多游客。
景区的繁荣让当地居民及周边村民获益颇多。重庆市合川区旅游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亚林说,与其他古镇相比,涞滩古镇有一个特点,原住民偏多,其居住和经营区域约占三分之一,当地居民纷纷开起饭店、销售土特产等,收入大幅攀升。
“近年来,重庆市成功打造了一批高质量、高档次、高品位的精品旅游景区,旅游发展势头强劲。”重庆市旅游局副局长秦定波说,景区的辐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农民通过乡村旅游增收的途径很多,比如把农副产品转化为旅游商品,个人加入导游队伍等。
“以前,重庆涪陵区武陵山地区的农民以种玉米、烟叶等为主,收入少,现在武陵山大裂谷等景区周边两个乡、十几个村子几乎都参与旅游经营。景区内约有床位5000张,但景区外的农家乐床位高达两万张。农民到景区工作一天也可以赚100多元。”重庆市涪陵区武陵山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李松原介绍,景区对辖区内100多户农民进行了搬迁安置,不仅建了安置房,还配建了商业街。
除涪陵区,在国家级贫困县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核心景区的辐射带动作用同样明显。彭水县乌江画廊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张令说,彭水县阿依河景区沿线21公里、11个乡镇、上万家农户,以前因位置偏僻,农产品卖不上好价钱,收入很低。如今景区旺季时段每天有3万人次的客流量,极大地带动了周边的农家乐、土特产销售等。据统计,周边农村人均年收入从最低的几百元增长到了5000元以上。
彭水中业集团副总经理廖昌鸿介绍,在彭水县摩围山景区带动下,周边农家乐1000多个床位旺季入住率一直保持在90%以上,营业额最高可达30万元。农民自己种植的一些土特产还可就地销售。另外,当地村民还占据景区员工三分之二的比重,从事保安员、酒店服务员等工作,一年收入三四万元。
2015年,重庆市乡村旅游综合收入210亿元,同比增长10.5%。全市从事乡村旅游的人员达到38.9万人,超过30万农民在乡村旅游业带动下脱贫致富。今年上半年,重庆市乡村旅游继续发力。重庆市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接待游客达6900万人次,综合旅游收入达134.55亿元。
农旅结合助力减贫“几年前,落东坝村引入重庆
天木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建起了大木花谷景区,开业后客流量增长迅速,今年7月份就吸引了团队游客2.2万人次,周末客流较大时可达六七千人。”在重庆市涪陵区大木乡的落东坝村,重庆天木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经理黄晓蓉兴奋地告诉记者,园区每年都举办节会活动,如绣球节、秋海棠节等。今年大木花谷举办郁金香节时日均客流量达1万多人次。
近年来,重庆市通过农旅融合等途径不断推进乡村旅游展。截至目前,重庆市已创建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8个、示范点23个,全国特色景观旅游名镇14个、名村7个,市级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区县17个、示范乡镇17个、示范点113个,市级特色景观旅游名镇10个、名村10个,星级农家乐866家。
重庆友军生态园位于合川区龙市镇,占地500余亩,游客可以在此赏花采果、体验农耕、参观辣椒博物馆等,2014年开业至今,累计接待游客80余万人次。“园区120个员工,90%以上都是当地农民,他们每个月可以拿到最高5000元、最低2200元的工资。”重庆市合川区友军生态园总经理余建军说。
合川区副区长张宏表示:“我们会继续坚持农旅融合,合川的乡村旅游资源丰富,经过精细打造后可以满足周边群众消费、休闲、教育的需求,可以更好地适应大众旅游时代的游客需求。”
“合川区乡村旅游点已达200多家,乡村旅游点精品凸现。像友军生态园、嘉龙西海、天子摇金生态农业公园等乡村旅游点,有的已经获国家级荣誉,有的年接待量近百万,有的规模达到5000平方米。”合川区旅游局局长郭猛介绍。
“目前天子摇金生态农业公园已经流转农民土地3550亩,有1500亩可供全年采摘的水果。园区内再现了一些已经失传的古代农业科技,比如船磨、连转磨等。此外,我们还组织当地农民制作了很多创意工艺品,比如用牙签制作的雕像,用小石头拼成的国画等。”重庆合川区天子摇金生态农业公园副总经理汤家禄介绍。
此外,重庆合川区嘉隆西海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陈明义介绍,嘉隆西海项目利用流转土地及征地开发了现代农业生产销售、观光休闲度假、健康养老养生等项目,同时利用园区地下丰富的盐卤矿产特色资源打造了盐卤温泉项目。目前旺季时段,每天客流量最高可达6000人次,对当地乡村旅游发展及周边村民增收的带动作用十分明显。
在彭水县,农旅融合同样取得不错成绩。该县旅游局局长袁业国说,以农业为依托,彭水县发展休闲农业、观光农业、农事体验等休闲体验型乡村旅游产品。先后在鞍子镇罗家坨、长生镇长生社区、靛水桂花等11个村发展乡村旅游示范点,在高谷、平安、万足、保家等十余个乡镇建成了采摘体验园区。
节会引客政策引资
9月9日,2016“钓鱼城旅游休闲文化节”将在重庆合川开幕。此次节会专设了乡村旅游板块,比如在友军生态园举办乡村趣味运动会、农村土特产鲜货展销会;在天子摇金农业公园举办农耕知识科普嘉年华、农作物DIY等;在嘉龙西海生态休闲观光园举办乡村音乐表演、星空露营等活动。
合川市旅游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节会活动可以在短时间内为乡村旅游点带来巨大客流,对农民增收的促进作用巨大。以“2015钓鱼城旅游休闲文化节”为例,连续10天的节会活动吸引了来自广东、湖北、四川、贵州及周边的游客数十万人次,仅开幕式、闭幕式就达17万人次,节会期间现场美食消费突破1000万元,拉动消费2.1亿元。
近年来,重庆市紧抓旅游营销,各类节会活动可谓好戏连台。比如彭水县的“一节一赛”;合川区的涞滩民俗文化节;涪陵区的大木花谷浪漫花海旅游节等。
今年9月18日,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2016年峰会将在重庆举行,预计将有400名各国城市代表参会。此次峰会将把重庆的旅游资源推向世界,提高重庆的国际知名度。
除举办节会,重庆市政府对乡村旅游的扶持力度也是越来越大。根据重庆市日前发布的《关于加快乡村旅游发展的意见》,重庆市将对乡村旅游经营者实行税费优惠。对月经营收入3万元以下的乡村旅游经营户,免征增值税;在城镇土地使用税征收范围内经营采摘、观光农业的单位和个人,其直接用于采摘和观光的种植、养殖、饲养用地,免征城镇土地使用税。对从事乡村旅游的符合条件的小型微利企业,按规定执行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经批准改造的废弃土地和开山整治的土地,从使用的月份起免缴城镇土地使用税5年;对个人出租住房经营乡村旅游的,免征印花税,按4%的税率征收房产税,免征城镇土地使用税。
《关于加快乡村旅游发展的意见》显示,到2020年,重庆将创建10个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示范县,打造十大乡村旅游产业集群,建成100个特色旅游镇,1000个特色旅游村,年接待游客达1.7亿人次,乡村旅游总收入超过800亿元,吸纳100万农民就业。
不难预见,伴随山水重庆旅游业的快速发展,乡村旅游业活力将进一步释放,在实现脱贫减贫、增收致富任务的过程中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

10月2日,成都蓝天白云,温暖明媚。平乐古镇接待游客8.7万人次,同比增长6.1%;花乡农居接待游客2.88万人次,同比增长22.55%;幸福梅林接待游客2.87万人次,同比增长24.78%。成都市旅游产业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数据表明,乡村游成为人们度假的选择。乡村旅游正在走出“一流资源、二流创意、三流产品”的尴尬局面。

我国已有27个省份明确把旅游业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旅游业新一轮大发展的氛围越来越浓。广阔的乡村,蕴含着旅游业的大好商机,根据国家旅游局统计,中国每年国内旅游达36亿人次,其中18亿人次在乡村,农民直接接待的至少在6亿人次以上。预计未来5到10年,乡村旅游接待可达20亿人次。国庆节期间,农业部向社会推介一批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精品线路和景点,包括全国260个中国最美休闲乡村、62个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100条休闲农业精品线路、165家全国休闲农业与乡村旅游五星级示范企业(园区)。在湖北,“乡村旅游+扶贫”,“乡村旅游+创意”,“乡村旅游+互联网”……随着湖北乡村旅游的迅速发展和游客对乡村旅游需求多样化,乡村旅游已迈向转型升级新阶段,以乡村旅游为基调的复合型发展模式正成为全省乡村旅游发展新趋势。在中国农家乐发源地成都,农家乐已随乡村旅游发展而进入“第四代”———即农家乐向“乡村景区”发展,农家乐旅游整体升级换代为乡村旅游。在福建,乡村旅游快速发展,成为旅游业发展最快的新型业态和带动农民增收的“富民工程,推动全省乡村旅游进入以主题创意打造精品的“创意时代”,助推幸福福建建设。国庆期间,贵阳周边景区游人如织,开阳十里画廊、白云蓬莱仙界、修文猕猴桃采摘基地等地乡村旅游火爆,山东开展了“享受采摘之喜、体验农耕之乐、观赏秋景之美”的乡村旅游活动近千个,浓厚的乡土气息成为城市居民的出游选择。在青海,“十三五”期间将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扶贫,按照1—2年整体脱贫的目标,每年实施60个以上的重点旅游扶贫工作,到2018年全面完成243个重点旅游扶贫任务,带动农村劳动力就业。

中国创意农业理论创始人、艺疗学开创者章继刚说,中国乡村旅游迎来创意农业时代,乡村旅游作为美学经济,既依托农业和旅游业,其内涵又高于农业、旅游业,全面带动吃、住、行、游、娱、购等旅游要素的配套,以创意农业指导乡村旅游工作实践,注重主题创意,形成游客对创意生产、创意生态、创意生活是体验和多重认知,推动传统农业由观光农业向休闲创意农业转变、乡村由生产农产品向生产快乐休闲(旅游)产品转变、旅游由以到城市旅游为主向到城市、乡村创意农业旅游转变,推进跨界融合,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促进乡土文化的保护和发展,许多濒临消失的民俗活动因乡村旅游而复兴,同时强化创意农业和乡村旅游经营场所的创意和设计,建设集农耕体验、田园观光、教育展示、文化传承于一体的创意农业园,实现旅游富民、“一业兴百业”的综合效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