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牛养殖者奶牛养殖的喜忧,养牛热再度升温

养殖业 1

新华网内蒙古频道9月21日电蒙牛、伊力在自治区乃至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市场争夺战进入白热化。赤峰也成了乳业大亨们和当地乳品加工企业争夺奶源的战场。昨日一大早记者在赤峰桥北镇六大份村看到养殖户兴高采烈地在蒙牛乳业科尔沁公司牛奶收购站排队卖牛奶的场面。
听村里的干部介绍,蒙牛乳业科尔沁公司在村里的养牛大户中设了3个收奶站,已经养殖奶牛9年的村民王连志家就是其中的一户,他自家经营着18头奶牛,前几天13800元卖了两个牛犊,还有8头牛要下犊,有7头正在产奶,当天一早就挤奶400多斤。每公斤的收购价是1.6元。据说在成品奶销售旺季鲜奶收购价格可达每公斤1.8元,最牛的产奶状元一天产了80多斤奶。当天早晨他这个收奶站就收购了近1000斤鲜奶。六大份村的书记孙玉军告诉记者,养殖户们算过账,饲养一头奶牛的售奶纯收益在3500元以上。这个村800多户人家,目前有70多户养殖户的平均收入在村里都是名列前茅。有了这些龙头养殖户的带动,村里争取了一部分世行贷款,又有20多户报名要养荷兰进口奶牛。
巨大的市场空间,让越来越多的乳品企业,想来分一杯羹,市场平添了许多新面孔。由此带来的奶源告急的局面却乐坏了养殖户,他们更重视经济效益,谁出的价高、谁付款及时、谁的条件宽松就卖给谁,虽然翘首期盼奶源的当地的乳品企业与养殖户也签订了收购协议,但养殖户另攀高枝了,当地乳品企业只好无奈地另寻奶源。据业内人士预测,奶业经济在赤峰市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仍将保持较快的发展速度。

养殖业,原平市大牛店镇施家野庄村是一个纯农业村。村民韩全仁今年40来岁,却有着几十年经商的经历,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能人。采访在他的家中进行,客厅中摆放的电脑不仅说明了多年的经商为韩全仁带来了财富,更让人感到这是一个眼界开阔、见多识广的新型农民。然而谈起自己近几年的经历,韩全仁却显得有些沉默。

进入2000年后,随着国民生活水平提高,我国的乳品行业迅速崛起,市场对牛奶的需求增大直接导致奶牛价格的飙升,奶牛养殖也成为最被人们看好的致富项目之一。此时,一心琢磨着与乡亲共同富裕的韩全仁也在奶牛养殖上动了心思:平时大家种地,辛辛苦苦一年只能挣千数块钱,而养奶牛卖牛奶,一头牛就能挣800元。既然如此,何不发动村民养殖奶牛,同时自己办一个牛奶加工的公司?村民们的牛奶收回公司加工,再统一外销,自己、乡亲、政府都可受益。韩全仁把自己的想法一说,资金问题立刻成了村民们议论的焦点。有人提出:“一头奶牛少说也要大几千块,那对咱庄稼人可不是小数目。没钱买牛犊咋办?”有人回答:“信用社是干啥的?我们可以贷款嘛。”经过讨论,村民们消除了疑虑,纷纷表示愿意跟着韩全仁搞奶牛养殖。得到村民们的支持,韩全仁心里有了底:“乡亲们把牛养起来,奶源就稳定,然后把销路解决就没问题了”。于是他一边联系收购牛奶的单位,一边用多年积攒的40万元买下村口靠近公路的近3000平方米空地,用于建牛奶加工公司。2003年,厂房竣工,韩全仁也经过多方奔走同蒙牛乳业集团签订了供货合同。一个“农户+公司”的奶牛养殖基地已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人们面前,韩全仁和施家野庄村的村民似乎都能感到好日子正向他们飞奔而来。

然而,就在村里人人摩拳擦掌之时,信用社却传来消息,按照规定,以施家野庄村村民的信用度,只有少数人符合贷款条件。2003年正是我国奶牛价格最高的时期,一头牛甚至能卖到2万元。没有贷款支持,村民们的热情冷了一大半,有人提出了退出。这下可急坏了韩全仁,他挨家挨户地上门劝说,并想方设法帮村民筹集资金。最终,村里近50户村民购回了奶牛。为了保证充足的奶源,韩全仁又在厂房旁建起了牛舍,请朋友出资养了30头牛。牛奶加工公司进入了正常的运转后,经营状况却没有韩全仁预期的那样好。因为在他筹备的这几年间,全省像他这样的牛奶加工公司已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同行业竞争十分残酷,牛的价格和奶的价格已出现下跌的趋势。韩全仁开始感到奶牛养殖的前景不容乐观,但为了当初对乡亲们许下的承诺,他还得坚持下去。为节省开支,他自己开车送奶,跑长途是家常便饭。苦撑了数月后,送奶途中的一场车祸将韩全仁推向了人生的低谷。治疗加生意上的损失让韩全仁血本无归,而蒙牛乳业集团也因韩全仁无法履行合同而终止了合作。“我个人赔了15万,”提起这次变故至今韩全仁仍心悸不已,“村里养牛的也都赔了。以后就再没人肯养牛。”现在,韩全仁在原先牛奶加工公司的院子里替别人加工铝矿,“目前收入还可以,因为我们这周围有几家铝厂。”他说现在做生意时会特别注意项目选择。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开始注重饮食的质量,奶牛养殖的规模和市场在不断的壮大和发展,奶牛养殖带动了当地养殖户的收入,奶牛养殖业拉动了县域经济的增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