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广东龙子湖区意识华东黄杉自然林居群,黑龙江省金寨县意识省外最大学一年级片华东黄杉天生林居群

    日前,安徽宁国市发现一处面积约40亩的华东黄杉天然林,总株树在100株以上,是迄今为止安徽省分布最大的华东黄杉天然林居群。

中国林业网9月18日讯近日,安徽省在宁国市发现了目前全省分布最大的一片华东黄杉天然林居群,其中最大一株胸径达39.5厘米,树龄100年以上。根据现场勾绘地形图,该居群总面积在40亩左右,总株数100株以上。
这片华东黄杉天然林分布在宁国市甲路镇庄村杨家坞一片近百亩的毛竹林中,竹林中还散生有不少树龄近百年的香榧古树。宁国市技术人员在珍稀植物调查中,发现几株树木枝叶奇特,不很常见,当地土名为剑杉,于是用数码机拍了枝叶、树皮、树干照片,发给安徽省林科院树木分类专家、花卉园林所所长胡一民鉴定。经胡一民等专家初步鉴定,一致认为是华东黄杉的可能性很大。随后,胡一民等人又去现场,通过实地比对树皮、枝叶、果实,确定为华东黄杉。
据胡一民介绍,华东黄杉属中国特有种、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常见分布于海拔600—1500米处的低山、中山谷地。其材质优良,伸展力强,是珍贵材用树种和绿化树种。安徽曾于30多年前在绩溪清凉峰自然保护区、休宁六股尖发现有华东黄杉天然居群。但由于其呈孤岛分布,种子可孕率极低,更新能力极弱,幸存不足百株。如今面积这么大的华东黄杉居群是安徽省珍稀植物分布的重大发现,对研究植物区系和黄杉属分类、分布具有重要学术意义。
针对此片华东黄杉林中树形大多偏冠,主干中下部因受毛竹挤压,枝条枯死,仅上部有枝条构成狭小树冠的现状,胡一民还提出了人工干预、促成群落复壮的技术措施。(安徽省林业厅)

  地球上的种子植物有20~25万种。它们的分布情况十分有趣,有的种类分布的范围极广,例如藜科植物中的藜(又名灰菜),是一种一年生草本植物,喜欢生长在荒废地上,特别是垃圾堆附近。春天,靠种子发芽,一长一大片。它们是世界性的广泛分布的种,欧、亚、美洲均有,禾本科的狗尾草也是世界性的种。

图片 1

  有些种类分布范围却比较窄,如油桐、杜仲皆我国特产。有的种不仅分布范围窄,而且环境特殊,例如太行花,属蔷薇科,只在河南北部、河北西南部和山西南部能见到,且多生长于干旱地方或岩石缝中。又如绒毛皂荚,只在湖南南岳衡山有,且只有两株,成为珍稀濒危植物..十分有趣的是,有些植物的种的分布是间断的,如天麻,属兰科。我国东北有,西南有,而华北却极罕见。木兰科的鹅掌楸属只有两个种,一个种分布在中国,一个种分布在美国,中间隔着浩翰的太平洋,这两个种的形态十分相似,这也是一种间断分布。

    该次发现的华东黄杉天然林居群位于宁国市甲路镇庄村杨家坞一片近百亩的毛竹林中,安徽省林业专家在此处进行珍稀植物调查时得以发现,经过对树皮、枝叶和球果的详细比对,确认其为华东黄杉。

  植物学家们对植物的分布,尤其是间断分布有浓厚的兴趣。他们对为什么产生这种现象迷惑不解,又舍不得丢下这类问题不管。近一二百年来,国内外学者对植物的分布之谜作了大量研究,搞清了一些问题,但有些仍停留在学术讨论阶段,有些则根本不知怎么回事。

    华东黄杉属于松科的常绿乔木类,是中国特有种,多生长在海拔600~1500米的丘陵山坡、谷地,现零散分布于安徽、浙江和江西等地,黄山云谷寺古庙遗址左侧的一棵华东黄杉古树,据考证已有500年历史,树干端直,侧枝发达,树叶稠密,被列入黄山世界遗产保护名录,是黄山云谷景区重要的景观之一。

  有这样一些植物,同是一个种,有的居群分布在东北,有的居群分布在西南,而华北却没有(居群是由同种的个体组成的,居群有大有小,一个种是由许多居群组成的)。居群之间竟可以间隔这么远,这就叫做间断分布。

    华东黄杉一般15年生开花结实,可孕的种子少,大部分情况下,要么不孕,要么胚干缩或被虫害;树高可达40米,直径有1米,长势茂盛,雄伟壮丽;木材硬度适中,纹理直,不矫不裂而耐久用,是良好的家具用材。

  天麻属兰科,就是上述这样的种,唇形科的夏枯草也类似,在东北有分布,在华北没有分布,属长江流域的安徽却有很多。

    由于长期采伐利用,加以种子可孕率极低,且幼苗对生长环境要求高,林木日益减少,已被列为珍稀濒危树种,属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间断分布呢?一些植物学家推想,这些植物原来是不间断分布的,后来由于某一地区环境变迁,不适宜于这种植物生长而绝迹,于是就出现了分布区中的间断现象。例如天麻,在华北地区本来没有分布,忽然有一年在河北省井陉地区发现少量的野生天麻,这说明华北地区以前也曾有天麻分布。可能因为天麻是著名药物,大量的人工采挖使它在华北绝迹了,今天偶尔见到几根,也许是大难中不死侥幸逃脱了“厄运”者。从这里可见人工保护自然植物资源的重要性。

    30多年前,安徽省在歙县境内的三河口和绩溪清凉峰自然保护区首次发现华东黄杉天然林居群,几年后又在黄山休宁六股尖发现另一处华东黄杉天然居群,目前两处华东黄杉幸存总量不足百株。

  间断分布会不会是一个种从两个不同地区起源而造成的呢?这个可能性不大。一般来说,种的起源总是一次,不可能两次。

    宁国华东黄杉天然林的生存状况同样不容乐观,安徽省林科院花卉所所长胡一民提议建立庄村华东华杉保护小区,多措施保护树种,促进这一珍稀树种天然更新、繁衍壮大。

  一个有趣的例子是,在紫草科的附地菜属中,有一种蒙山附地菜,历来仅知为山东特产,也只分布于泰山和蒙山。这是一种极不起眼的小草本植物,花也极校近些年调查,发现在北京市门头沟区的龙门涧有它生长,而且是一位业余采集家采到的,经鉴定确认为蒙山附地菜。从北京到山东泰山的距离不短,这无疑是间断分布。这个间断地区并无重大环境变迁,那么为什么这种小草会间断分布呢?

  蒙山附地菜不能当菜吃,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中草药或花卉,因此它不会被人大量采挖,也不大可能是有人从山东带了它的果实(不管有意或无意)来撒在北京的。因此,这种间断分布真不知是怎么回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