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生态文明建设让陕西榆林留住,陕西省榆林市造林保存面积达2157万亩

  9月27日,从榆林市防沙治沙培训交流会上了解到,经过2012年以来开展的“三年植绿大行动”、“榆林市林业建设五年大提升”活动,目前,榆林的造林保存面积已达到2157万亩,林木覆盖率由建国初的0.9%提高到33%,沙区造林保存面积1364万亩,林木覆盖率43.5%,860万亩流沙全部得到固定和半固定。

生态文明建设让陕西榆林留住“青山”赢得“金山”

  绿松排排,绵绵无际,在碧海蓝天之下,更显郁郁葱葱,这是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陕北榆林的夏日景象。6月17日是第24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记者来到榆林,探访沙地生态修复的奇迹。
  全球荒漠化以每年7万平方公里的增幅扩张,110多个国家、10亿人口深受其害。在中国,经过艰苦卓绝的治理,沙化土地面积连年持续缩减,创造了世界生态建设史上的奇迹。榆林正是我国荒漠生态修复辉煌成就的一个缩影。
  蓝图绘到底
  榆林是全国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重点区域。史载,榆林在秦汉时期“沃野千里、庄稼殷实、水草丰美、群羊塞道”。清朝以来,由于战乱频繁、过度垦殖,榆林生态日趋恶化。
  榆林市市长李春临告诉记者,新中国成立时,榆林地区林木覆盖率只有0.9%。流沙吞没农田牧场120万亩,沙区仅存的165万亩农田也处于沙丘包围之中,390万亩牧场沙化、盐渍化、退化严重,沙区6个城镇412个村庄被风沙侵袭压埋。榆林每年因水土流失输入黄河泥沙高达5.3亿吨,占中上游入黄泥沙量的三分之一。
  新中国成立后,榆林市委、市政府带领全市广大干部群众,“北治沙、南治土”,“一届接着一届干,一张蓝图绘到底”。
  1985年,原榆林地区行署出台了允许个人承包国有和集体荒山荒沙的政策,实行“谁造谁有,允许继承和转让”。5年内,全区承包造林万亩以上的大户、企业有20多户,500亩以上的造林大户有648户。治沙英雄石光银和牛玉琴就是这一时期涌现出的典型人物。
  石光银是榆林市定边县海子梁乡四大号村人,从小饱尝风沙之苦。1984年,他与乡政府签订合同,承包沙地3000亩。34年过去,石光银已累计治沙25万多亩,形成50公里长、6公里宽的沙漠林海。
  榆林市靖边县东坑镇金鸡沙村村民牛玉琴1985年与丈夫承包了万亩沙地,植树10万株。丈夫去世后,牛玉琴继续坚持治沙30多年,累计在沙区造林绿化11万亩,植树2800多万棵。
  党的十八大后,榆林市投入资金28亿元,启动了“三年植绿大行动”,在北部沙区建设樟子松、长柄扁桃、沙棘等百万亩基地,打造横山县哈兔湾,榆阳区掌盖界、昌汗界,神木县麻场梁等规模在5万亩到10万亩的大型防沙治沙示范点。
  像石光银、牛玉琴这样的治沙先进人物,在全国沙区还有很多。像榆林这样下大力气治沙添绿、修复生态的地方政府,在全国也有很多。正是他们成就了中国荒漠生态修复的累累硕果。
  沙海变林海
  经过不懈努力,曾经遍地黄沙的榆林,林木覆盖率已经提升至33%,初步形成了带片网、乔灌草相结合的区域性防护林体系。榆林人工林海向沙区推进了400公里,堪称“人进沙退”的人间奇迹。
  沙海变林海,榆林湿地面积提升到69万亩,不仅水土流失和沙漠化扩展的势头得到了有效遏制,动植物种群与数量也不断丰富。全市现有野生植物470种,有国家Ⅰ、Ⅱ级保护野生动物37种,省级保护野生动物11种,各类古树名木2221株,已建立6个自然保护区。
  最让榆林人感到高兴的是,如今空气质量越来越好了,天空总是那么湛蓝。榆林市气象部门监测数据显示,全市扬沙、沙尘暴天数比5年前分别减少了26.13%和54.55%。
  巨变的岂止是榆林,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西北华北东北防护林建设局局长张炜告诉记者,经过生态修复,整个三北工程区55.7%的陆生野生动物数量实现稳中有升,野马、藏羚羊等种群快速扩大。189种国家重点保护的野生植物,有71%达到野外种群稳定标准。
  最新监测数据显示,全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自2004年以来连续3个监测期保持净减少,荒漠化土地从上世纪末年均扩展1.04万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年均缩减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年均缩减1980平方公里。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发布的黄河泥沙公报显示,黄河年均输沙量已从16亿吨锐减到目前的3亿吨左右,减幅高达80%。
  中国荒漠化和沙化扩展趋势得到有效遏制,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成为全球防治荒漠化典范,为全球荒漠化防治贡献了中国经验和中国方案,受到国际社会的充分肯定与广泛赞誉。
  黄沙变金沙
  沙区多是贫困地区,也是精准扶贫的主战场。全国830个贫困县中,有290个位于沙区。可喜的是,伴随着绿进沙退,沙区人民群众正稳步减贫。
  今年春天,榆林市榆阳区古塔镇赵家峁村村民赵来兴和其他村民一样,从祖祖辈辈居住的窑洞搬进了140多平方米的二层小楼。赵家峁村这片小楼是国家京津风沙源二期治理移民搬迁项目,统一规划设计,家家有小院,每幢小楼成本价20多万元,每户村民自家只掏5万元。
  赵来兴原先怎么也想不到能有现在的好日子。要知道,赵家峁以前可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破窑洞村,全村754人,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就多达470人,村民人均年收入仅1100元。
  如今,这个省级重点贫困村已成功脱贫摘帽。村党支部书记张春平说,要感谢生态改善。
  近年来,伴随着造林绿化和生态环境的日益改善,榆阳区着力打造杏花景观带。巧合的是,赵家峁在生态修复中大力发展果木,近年已种植葡萄150亩、山地苹果150亩、酥梨30亩,林木覆盖率提高到52%,恰好就在这条景观带内。于是,赵家峁不失时机打出“杏花溪谷、峁上人家”“老家记忆、难忘乡愁”牌,带领村民大力发展时令水果采摘、旧农居体验等近郊乡村旅游,获得成功。2017年,赵家峁村集体经营收入220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1.44万元,林业贡献率高达40%,实现了整村脱贫。
  目前,榆林市各类经济林已发展到400多万亩,其中红枣170万亩、核桃32万亩、“两杏”80万亩、长柄扁桃40万亩、山地苹果65万亩、海红果5万亩,初步架构起红枣、“两杏”、核桃、山地苹果等独具特色的经济林果产业主框架,形成红、黄、绿各色相融的经济林果产业新形态,建立起集产品生产、加工、销售为主的经济林果产业新体系。全市林业年产值达72亿元。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数据显示,全国沙区经济林果已达540万公顷,年产干鲜果品5360万吨,占全国年产量的40%。绿色沙产业已成为沙区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和贫困户精准脱贫、农民致富的拳头产业。以三北工程区为例,1500万人依靠特色林果业实现了稳定脱贫。
  昔日危害人间的漫漫黄沙,正变成脱贫致富的金沙。(记者 黄俊毅)

  据介绍,2012至2014年,榆林开展了“三年植绿大行动”,以“身边增绿”和“群众增收”为重点,实施“环榆林城防护林带、城区绿化、飞播治沙、千里绿色长廊、能源企业绿化、千村万户绿化、河流水系绿化、林业产业化建设”八大工程,建设“樟子松、长柄扁桃、红枣、两杏、沙棘”五个百万亩造林基地。截至目前,榆林市级财政投入造林绿化资金20多亿元,县区财政投资14亿元,资源开采企业筹资3.46亿元,完成造林面积303万亩。

图片 1

  据了解,下一步榆林将突出生态、产业两大体系建设,以加快沙化土地治理的进度。注重发挥自然修复的作用,加强封禁保护,将面积较大、人口密度小的区域划分为封禁保护区,在划定的范围内禁止一切破坏植被的活动。对于沙区生态安全,将开展建设沙区文化体系,在中心城区近郊建设和完善一批森林公园;并将完善沙区产业建设,利用沙区的光、热等自然资源,促进林业产业发展,以实现兴林富民。

观察陕北榆林的视角有很多,其中通过卫星遥感监测,在纵横20年的时光历程中,俯视榆林大地的变化,绝对是一个独到的角度。而这一角度,不仅能观察到榆林大地由“黄”变“绿”的巨大变化,更能观察到生态文明对于一座城市发展的正向激励和促进……

20年来,榆林市秉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在能源化工基地建设的同时,广泛持久地狠抓生态建设。在榆林市委、市政府的带领下,相继实施“三年植绿大行动”和“林业建设五年大提升”等重大生态工程,成功创建陕西省级环保模范城市、省级园林城市、省级文明城市和省级卫生城市,正在深入推进中国宜居城市、国家园林城市、国家森林城市、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和国家节水型城市创建工作,榆林城乡面貌焕然一新,生态环境持续改善,生态文明理念深入人心。

生态与经济建设同为发展“关键词”

20年前的榆林一片荒沙,黄色的主基调看上去十分刺眼。而当下的卫星遥感监测图上,大片大片的绿色让人眼前一亮,尤其是神木、府谷等地的植被覆盖度增加显著。原本沙多草木稀的榆林,一块块土地披上绿装,一座座山坡绿锦织就,榆林生态的巨大改善就这样鲜活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陕西省农业遥感信息中心提供的《榆林市植被覆盖度监测工作技术报告》显示:1999年至2016年,榆林市植被覆盖结构明显好转,劣低植被覆盖度呈明显减少,中高植被覆盖度呈显著增加,植被覆盖结构已由1990年的低植被覆盖为主导逐步转化为中植被覆盖为主导的格局。

报告清晰地告诉世人:在1998年榆林获批国家能源化工基地后,榆林没有以牺牲生态而换取经济效益,始终坚持了生态、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榆林生态建设的步伐从未停歇过,生态建设与经济建设、文化建设等共同成为榆林发展定位的“关键词”。榆林860万亩流沙全部得到治理,林木覆盖率达到33%,走上更高层次的生态建设之路。

流沙再也“流”不起来

曾经,陕西省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的99%集中在榆林,成为陕西绿化美化的“短板”,榆林市在被环境所累的同时也备受指责和冷眼。对此,榆林市委、市政府制定了“南治土、北治沙”战略,几代榆林人坚持不懈实施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京津风沙源治理二期等国家重点生态工程项目,使一块又一块流动沙地被固定和半固定。

2012年起,榆林市开展“三年植绿大行动”和“全面治理荒沙三年行动”,植树造林300多万亩,残留的50万亩流沙得到有效治理,再也“流”不起来了。2016年至今,榆林继续实施“林业建设五年大提升”行动,从城区到乡村的绿色主框架已形成,在黄河沿岸形成以红枣为主的红色经济林,在中部黄土丘陵区形成“两杏”为主的黄色经济林,在北部沙区形成以樟子松为主的绿色防护林带。

今天的榆林,大绿“泼”驼城。随着林木覆盖率的提高,全市的降水量逐年增加,人居环境极大改善,榆溪河鱼河断面、刘官寨断面水质五年来首次由五类改善为四类,榆林成为全省唯一PM2.5年均浓度值达到国家二级标准的城市。

2017年,榆林市启动创建国家森林城市,以实施“十大林业工程”、建设“五个百万亩基地”为抓手,将在不久的未来,把12个县市区打造成碧野护城、绿脉绕城、翠林拥城、清波映城的森林城市,其中新增绿地2086.28万平方米,绿化道路4000公里,加快沙化土地综合治理,实施新一轮退耕还林工程,绿化村庄500个,全市湿地保护面积不低于69万亩,新建樟子松基地50万亩,建成全国最大的樟子松人工林基地,建成百万亩木本油料林基地、百万亩优质红枣基地,“两杏”保存面积稳定在100万亩以上,建成世界最大的沙地柏林基地,实现生态林业和民生林业的大发展、大提升,森林城市正向我们走来。

育林育出脱贫致富的“金果果”

与时俱进、大胆创新一直以来都是榆林生态建设的法宝。这一“法宝”同时照顾到植被覆盖和促产增收两大方面,实现了林业建设与农民增收的双丰收。1998年是榆林市响应国家号召“再造山川秀美的大西北”的第一年,榆林林业系统抓住国家生态工程建设的有利时机,在建设“绿色通道”的同时开展“保护绿色”行动。

当时,面对市场经济对林业建设的挑战,榆林林业系统改变过去以生态林为主的单一生产,转向“科技兴林、以林富民”,把林业建设与农民利益挂钩,1998年至1999年榆林市共栽植大扁杏10万亩、红枣13.8万亩。

20年来,榆林人民通过退耕还林、建设三北防护林体系、义务植树等一系列措施,整山治水,描绘出千百万座青山。在此过程中,榆林的林业产业结构得到进一步优化升级,以红枣为龙头的林业产业已经成为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支柱和农民脱贫致富的有效途径。

据悉,目前榆林红枣种植总面积达到170万亩,年产鲜枣40多万吨,年产值20亿元。山杏、大扁杏栽植面积近100万亩,年产值1亿多元。与此同时,林木种苗产业、灌木资源开发等也逐渐兴起,神木市等县市区已规模种植耐旱、耐瘠薄树种长柄扁桃30多万亩。研究提炼柴油、发展生物质能等,前景广阔,具有很好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桃、海红果、山地苹果等经济林基地在榆林大地上遍地开花,广大农民在留住“青山”的同时,培育出脱贫致富、促进区域发展的“金果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