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7

浙江各地探索农产品安全监管新模式,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怎么抓

  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是“十三五”期间农业部高度重视的课题。目前,在浙江省,奉化、德清、绍兴等多地都积极开展探索农产品安全监管新模式。

十三五,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怎么抓?

农安信用管理创新从宁波奉化再出发

  据农业部发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农产品质量检测的合格率是97.1%,但农产品毕竟不同于工业产品或是电商产品,其他产品出现不合格不一定直接危害人身健康安全,因此对于农产品安全监管时刻不能放松。

——第二届农安公益实训讲堂观点集萃

图片 1

  正如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局副局长程金根介绍,在所有食品当中,农产品的比重占到了70%,农产品安全除了直接关系到公众健康之外,还关系到社会稳定,影响国际贸易,重要性不言而喻。

编者按:2008年,农业部成立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局,目前,全国基本建立健全了省、市、县、乡农产品监管队伍。自2001年起,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发展目标,已由最初的追求数量增长、数量质量并重发展,进入质量安全全面提升阶段。进入十三五,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面临着哪些困难,各级监管部门可以开展哪些工作作为抓手?8月12日,第二期农安公益实训讲堂在浙江省奉化市举办,听听专家的观点和地方的经验。

本网讯11月3-4日,由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标准研究中心主办,宁波市奉化区农林局承办的“2018年农安公益实训讲堂农安信用高级研修班暨奉化现场会”在宁波市奉化区顺利召开。会议主要以提升农安公益实训讲堂的师资水平为目的,围绕当前农安信用创新政策,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农安信用体系建设的重大历史机遇,政策研究与试点进展,分享了浙江省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创新经验,以及奉化区食用农产品合格证和象山县农安信用体系建设试点的主要措施。会后实地考察了四个奉化区农产品质量安全现场教学点,将理论培训与现场教学紧密结合,推动农产品质量安全管理迈向新台阶。

  浙江奉化市:全程监控、可追溯的监管体系

本报记者 姚媛

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司应急处处长方晓华及赵岩、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标准研究中心主任钱永忠、浙江省农业农村厅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处副处长倪英、宁波市农业局处长宋兆祥、宁波市奉化区区委常委、副区长郭峰等出席会议,并致辞和讲话。来自全国11个省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检测和执法等领域近150位相关人员参加了培训。本次课程开通了网络直播课堂,场外人员通过扫描二维码,在线分享专家的精彩报告。

  浙江奉化市是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示范县,从农产品源头,农产品流通到农产品上市,各个环节实行全程监管。

“农产品占食品的70%以上。农产品质量安全关系着公众的健康、政府的形象、企业的生存、社会的稳定,乃至国际间的贸易,其重要性,可以用‘天大的事’形容。”农业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局副局长程金根说。

图片 2

  首先在农资管理上,限制使用的农药一律退出奉化;在生产环境方面,严格标准设立禁养区,禁养区内一律不能开设养殖场,在限养区则必须实行整改,达标后才能继续投入生产。同时,奉化市还建立了四级质量安全监管体系,即市、镇、村、企四级,严格抽查。此外,奉化市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依托“互联网”技术,与宁波市农业信息平台联通,进行信息共享。

据统计,2015年我国主要农产品监测总体合格率为97.1%,其中蔬菜、畜禽、水产品分别为96.1%、99.4%、95.5%。相比之下,工业品的合格率2014年首次超过90%,2015年达到91.1%,其中,电商产品合格率为71.3%。“十二五”期间,蔬菜、畜禽产品、水产品的合格率分别上升3.0、0.3和4.2个百分点。可以说,我国农产品质量是总体安全、向好的。

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标准研究中心主任钱永忠指出,农产品质量安全信用是我国社会信用体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加快推进农安信用管理是转变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方式、提高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效能的创新举措,有利于提高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的责任意识、诚信意识和自律意识。在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司的职能定位中,已经把农产品质量安全信用体系建设上升到与监管体系、检验检测体系同等重要的地位。相信在农业高质量发展阶段,建立以农安信用为核心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新机制,必将推进农产品质量安全科学监管再上新台阶。

  在农产品质量追溯方面,奉化市的农产品都带有一张“合格证”,上面印有可以追溯农产品来源的二维码,并且对于产品以及检测信息有详实的记录。

2013年,国务院办公厅下发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其中,进一步明确了地方各级人民政府要对本地区农产品质量安全负总责。同年,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通过了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原来的四段监管减少到两段,食用农产品进入批发、零售市场或生产加工企业前的质量安全监管职责由农业部门依法履行。

图片 3

  开设群众监督热线,建立举报有奖制度

在新体制下,如何落实属地责任、解决全程监管中的衔接等新问题,不断出现。

农业农村部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司应急处处长方晓华指出,当前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已经进入信用体系建设新阶段,详细介绍了我国社会信用体系建设框架和近两年农安信用体系建设进展,讲解了在政策制定、行业协会、地方做法等方面农产品质量安全信用体系建设工作的典型做法和有益经验,建议要加强部本级、各司局的信用信息对接;要加快推进相关信用法制和制度研究;要制定农安信用评价准则;要加强宣传农安信用文化和培育信用理念。

  社会共治也是解决农产品安全监管问题的有效途径之一。浙江省农业部门为了鼓励群众参与到农产品安全监督当中,开设了多条举办有奖的监督热线。在浙江省,公众一旦发现身边的农产品安全问题可以拨打包括96317、12316在内的热线电话进行反映。另外,浙江省还向公众免费开放了全省1165个农产品质量检测站点。

分解落实属地责任

图片 4

  而在浙江德清县,当地建立了农产品联盟,以诚信经营为宗旨,设立诚信奖励基金,展开探索农产品经营主体的诚信管理。绍兴市则建立了信用管理系统,以信用评级的方式对农产品质量安全展开监控。

“农业部门既要保证数量安全,又要保障质量安全;既要促进产业发展,又要保障农产品安全消费;既要维护生产者利益,又要保护消费者权益。”程金根说。

浙江农业农村厅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处倪英副处长从阐述当前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困惑出发,提出未来监管要有共治的格局。详细介绍了浙江省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做法,一是以安全县为载体,规范梳理基层监管;二是制定规范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法规;三是构建互通互容、共享的大数据、大平台,推行数据在基层的细化和落地,并分享了浙江农产品质量安全金融征信体系构建内容。

浙江省农业厅农产品质量安全处调研员虞轶俊介绍,浙江省的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采用“属地管理+垂直管理”,即地方政府负总责的属地管理模式,加强制度、标准、技术、管理、考核等垂直的指导和统一,对县下监管工作可实现“双重”管理;同时,对市属区一级可根据实际情况实施垂直管理模式。

图片 5

“农产品质量安全属地管理责任,如果能得到较好落实,可强化地方政府责任,党政主要领导负总责,有利于强化监管工作,落实‘产出来、管出来’两手抓;协调统筹地方监管资源,协调农业、食药、工商、公安等部门,做到‘多措并举促提质’;同时有效防止部门推萎、扯皮、责任不落实现象。然而,如果地方政府认识不到位,不重视农产品质量安全工作,监管就会打折扣。此外,若监管能力、条件不满足监管需要时,基层乡镇监管又存在人才缺乏、技术力量薄弱的现象时,就与属地监管责任要求的差距就大了。”虞轶俊说。

奉化农安公益培训学院院长邬为民详细介绍了奉化区推行食用农产品质量安全合格证制度的实践经验,以实际案例说明通过推行该项制度,增强了奉化区农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使农民尝到了甜头。并分享了奉化模式的创新举措,一是抓社会共治,充分发挥政府各部门和社会力量多方参与、齐抓共管;二是抓企业自治,落实主体责任、强化联防联控,实施生产主体协管员制度。

奉化市是首批农产品质量安全示范县,有一套“源头检查,环节控制,上市检测”的监管体系。“在投入品管理上,对农资的生产流通全程监控,限用农药退出奉化;实现废弃农药与农资包装80%回收,100%无害化处理。同时,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一律关停,限养区内整改达标,全面建成市、镇、村、企四级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控体系。开展‘绿剑’行动,严格抽查生产主体;建立追溯体系,全程监控规模以上农业主体。并依托宁波市农业信息平台,实现全程信息共享。”奉化市农林局农安科科长邬为民说。

图片 6

加快产地准出与市场准入相衔接

宁波市象山县农林局顾产安副局长分享了象山县农安信用体系建设的经验,按照源头治理、分类分级监管的思路,打造事前承诺、事中监管、事后评价的信用监管机制。一是强化农药源头监管,通过农资经营规范提升工程,打造诚信农资;二是对全县规模以上生产主体开展信用等级评定,通过建立信用档案数据库、对接金融征信系统挂钩银行信贷、实施“红黑名单”制度、联合激励惩戒等措施,构建农安信用监管机制,倒逼生产经营主体加强自律。三是通过建立分散农户信息卡、进行“一户一档一卡”信息化管理,实施帮扶与检查相结合,产品就近检测,刷卡入市的模式。

在《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的通知》中明确规定,农业部门负责食用农产品从种植养殖环节到进入批发、零售市场或生产加工企业前的质量安全监督管理,负责兽药、饲料添加剂和职责范围内的农药、肥料等其他投入品质量及使用的监督管理。食用农产品进入批发、零售、加工企业后,按食品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监督管理。此外,农业部门还负责畜禽屠宰环节和生鲜乳收购环节质量安全监督管理。与此同时,两部门要建立食品安全追溯机制,加强协调配合和工作衔接,形成监管合力。

图片 7

虞轶俊介绍,为了更好地解决部门协调配合和工作衔接的问题,浙江省在市级层面成立市市场监管局。其中,有10个市工商、食药监两局合一,舟山工商、食药监、质监三局合一;县级层面成立市场监管局,65个二局合一,25个三局合一。

会后与会人员实地考察了奉化农安公益学院及下辖的五大校区,了解有关食用农产品合格证、追溯建设、品牌化建设、标准化生产、一品一策、县域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奉化模式等内容。

记者在奉化市看到,一个个等待销售的农产品外包装上,贴着小小的“合格证”,正面写有产品、检测等信息,背面印有可追溯的二维码。

责任编辑:梁冰清

据了解,奉化市率先实行“食用农产品质量安全合格证”制度。截至6月底,奉化市30多家农业生产经营已累计使用合格证6万余张,今年全市力争实现合格证使用全覆盖。

“以合格证为载体,采取安全承诺或检测合格等方式,落实安全生产责任,建立收贮运环节查验制度,引入政府检测验证,逐步与食药部门对接。”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政策与信息室副主任陈松说。

社会共治,齐抓共管

“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要坚持问题导向,严管是硬手段,有显效。通过巡查、检测寻找问题,通过行政、司法、共治解决问题。通过标准化、技术服务规范生产,保障生产出来的都是安全的。”程金根说。

程金根分析道,强化监管,重点在于突出问题治理,属地责任落实,监管体系和机制建设。其中突出问题治理要更加注重主导产业、系统性风险和区域性风险的治理。

促进农产品质量安全建设,政府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也需要社会的多方面的力量共同参与。促进社会共治,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信用体系建设。在浙江省,已开始进行农产品主体诚信管理的探索。德清县建立了全省首个以诚信为宗旨的农产品联盟,会员单位授权使用“德清嫂”区域公共品牌,开发德清县诚信农产品信息系统,并设立“德清嫂”诚信奖励基金。而绍兴市的农产品质量安全信用管理系统,则更侧重将信用评定与项目扶持相结合。

开展风险交流,是解决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的重要手段。为了鼓励公众参与,浙江省将农产品检测站点免费对公众开放,全省1165个乡镇快速检测室免费对外开放;同时,引入社会监督,设置96317、12316等多条热线并建立举报有奖制度。

在滕头斯张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田间地头,树立着这样的标志牌,上面详细地列着基地简介、所在街道农产品质量安全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公司质量控制组织机构图、检测报告公示和无公害大棚樱桃、草莓标准化栽培模式图。这便是奉化市创新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放心基地公示栏建设”。

如今,引入第三方,参与农产品质量安全工作,成为越来越普遍的现象。北京达邦食安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明升介绍,达邦“云标准”平台的思路,是通过向市县政府提供云监管平台,助力县乡监管人员和协管员深化巡查督导和执法监管,落实“管好”职责;同时,借助自有云标准、云检测、云追溯、云农商平台,开展标准服务、追溯应用、检验检测、产销对接和消费引导服务。以优质优价机制实现生产标准化、监管网格化、追溯全程化、入市票证化、营销全域化,大幅提升农产品质量安全保障能力。

(责任编辑:中国农民网)

相关文章